来自卷烟打私一线的报道(下)

发布日期:2019-05-25 15:36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12日早8点,边境小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还没有醒透。农广尧(化名)办完交接手续,准备沿河岸向缉私二号哨塔方向巡逻。

  农广尧来自广西区百色市烟草专卖局,此次被抽调到广西区烟草专卖局烟草打私总队,任务是监控北仑河上的情况,处理可能出现的走私行为。紧张的值守工作会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之后,其他队友会接替他们,共同完成一天24小时的值守。

  北仑河是中国与越南的界河,其沿线一直是全国的反走私重点地区。曾经,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复杂的内外部环境让这里一度成为“走私者天堂”。

  “尽管实行24小时全天候值守,形成了强大震慑,但对于‘蚂蚁搬家’式的卷烟走私却很难有效阻拦,卷烟打私进入攻坚期和综合治理期。”广西烟草打私总队负责人说。

  穷则思变。一场以坚持与创新为标志的卷烟打私正朝着祖国边疆的山川大海进发。

  大桥横跨南北,一侧是悬挂“中华人民共和国”七个红色大字的国门大楼,另一侧则连接着越南“北方第一边贸重镇”——芒街。

  这里是北仑河二桥,这里是东兴口岸。从这里出发,满载的大货车通过高速公路可直达我国西南、中南地区。东兴,正逐渐成为我国与东盟各国重要的陆上通道。

  据东兴海关人员介绍,罗浮村与越南隔江相望,地理位置特殊,以前曾是走私烟酒囤积中转的重点村屯。如今,随着北仑河二桥的开通,受益于“东兴—芒街跨境经济合作区”的推进,该村已经成为跨境贸易的重点建设地区,村里土地寸土寸金,走私活动空间被一步步压缩。

  “脑袋”论者认为,走私活动严重侵犯了国家经济利益,并对地方政治生态、经济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产生严重影响。这是政治问题,也是原则问题,在大是大非面前决不能含糊。

  “口袋”论者则认为,走私活动不直接侵犯个人或单位的切身利益,参与走私的个人、组织和地区还能借此改变自身经济状况,鼓了“口袋”,富裕一方。

  在一些边境口岸,为搞活边境贸易,国家出台有关政策,允许边民在一日内凭借“边民证”与邻国进行8000元人民币以内的互市贸易。结果,一些走私分子专门收集“边民证”,将他国境内的货物以“边贸”形式入境,以此偷逃税款。

  走私之风一旦形成,边境地区群众很难逃离走私“旋涡”。几年前,在走私严重的一些地区,香港2018年最快开奖现场直播,村民们上至老人下至未成年学生,都被卷入走私行为中。村道设卡收费者有之,“望风”获利者有之,运输藏匿者有之。甚至有的领导干部也认为,走私不是杀人放火,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乃至包庇纵容。

  打击走私,最根本的是铲除走私活动的土壤,也就是将反走私工作与发展经济、解决就业和维护社会稳定相结合,实现“开正门、堵邪门”。但是,这是一个涉及地区形势、经贸政策以及国际外交等多方面的大事,不是某一个部门和地区能够做到的。

  近年来,“源头打击、综合治理”已经成为地方政府解决走私问题的主要思路:针对烟丝走私问题,云南各级政府力推产业转型,大力发展水果、蔬菜、人工菌产业,拓宽群众增收渠道;针对卷烟走私问题,广西各级政府一方面大力发展旅游、边境贸易、加工制造等产业,另一方面开展“无走私村屯”建设,引导边民正当谋生,使打私工作由治标向治本转变。各级烟草部门还积极扶植特色产业发展,引导村民走正当致富之路。

  一位曾任职海关总署的领导将打私工作比喻成“防洪堤”与“高压锅”。意思是,打私工作不能有丝毫放松。

  这与烟草专卖管理工作异曲同工。国家烟草专卖局反复强调,卷烟打假打私必须保持高压态势,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近年来,卷烟走私活动由规模化向零散化转变,大规模、公开化走私活动已经基本消失,边境烟草打私工作有了持续、稳定、向好的基础,但境外制假、走私入境增长势头依然迅猛,这倒逼有关部门研究走私行为的新情况、新形势、新趋势。

  能获取高额非法利润是卷烟走私存在的根本原因。打击卷烟走私,最有效的方法是斩断卷烟非法贸易的利益链条。也就是说,要切断非法卷烟的原辅材料、生产制造、物流运输、终端销售等各个链条,使之无法正常运转。阻断走私卷烟冲击,需要各有关部门利用好制度这一强有力工具,加强部门、地区间的沟通协作,提升联合打假打私工作水平。

  打私,要“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近年来,云南烟草专卖管理部门的“朋友圈”不断扩大,已经形成了一个以政府为主导,涵盖海关、公安、烟草等部门共同参与、齐抓共管的烟草打私体系。他们共同开展了“风暴”“国门利剑”“雷霆”等系列专项行动,形成了“点、线、面”互动的卷烟打假打私网络。

  “高压锅”的工作原理在于持续不断地加压,从而让锅内的“硬骨头”变软变烂。

  打私,要“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卷烟走私“易复燃、易反弹”,除了暴利诱惑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难以锁定幕后老板,难以掌握走私团伙的组织模式和人员架构。为了进一步“增压”,在湛江,广东烟草专卖管理部门聚焦“打源头、抓主犯”,以“打团伙、摧网络、挖幕后”的全链条打击作为遏制卷烟走私的治本之策,努力实现全链条式的彻底打击。

  近年来,国家局着力构建了“政府领导、部门联合、多方参与、密切协作”的烟草打假打私体系,借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东风,与公安、海关等执法机关密切配合、协同作战,沉重打击了源头制假贩私活动,实现了打假打私形势的明显好转。党的十八大以来,共查处5万元以上假烟案件27124起,查获走私烟55.78万件、走私新型烟草制品4406万支,狠狠打击了走私分子的嚣张气焰。

  “卷烟打假打私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只有不断的胜利,没有最后的胜利。”国家局专卖监督管理司有关部门负责人说。

  执法人员未到达走私卷烟藏匿窝点,无人机已经传回了高清的图像,分析人员根据图像基本判断了涉案人数、车辆和走私卷烟数量。收到“收网”信号后,隐蔽在几百米外的执法人员立即行动,一举打掉了伪装窝点,查获走私卷烟上百件。这是广东湛江海关与烟草部门联合行动中的一幕。

  近年来,走私行为由公开向隐秘转变,“蚂蚁搬家”式的少量、多频走私活动让卷烟打私难度进一步增加。

  “新形势下,我们需要一些新技术、新模式、新战法来应对。”国家局专卖监督管理司有关部门负责人说。

  当前,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日新月异,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为卷烟打私工作织就了一张张“情报网”“数据网”“智慧网”,以守“蛛”策略应对“蚁群”战术,能够有效打击分散化、隐蔽化的卷烟走私活动。

  广西烟草打私总队利用大数据、“天网”工程建设了全国首个边境烟草打私情报指挥中心。目前,他们已经逐渐摸索出了一套“网络”战法,建立了“空、天、地、潮”四位一体的情报收集体系(从卫星图片、“天网”工程、地方网格员、北部湾海潮变化四个方面收集情报),对卷烟走私活动实现全天候、全时段、全方位监控,让烟草打私工作“耳聪目明”,提升智慧化打私水平。

  加快“网络”建设的还有云南和广东。目前,云南省烟草专卖局与公安部门开展战略合作,共同开发了专卖打假打私智能化系统平台。广东省烟草专卖局紧密配合海关、公安等部门,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开展情报研判系统建设工作。两省有关部门都在积极探索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智能化手段开展技术侦查,探索获取和挖掘涉烟线索新模式,提高办案效率和质量,提升打假打私智能化工作水平。

  “上下四维罗织了,一无漏纲话方行。”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情报导侦,搜索重要敏感数据,然后层层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是烟草专卖管理部门进行“互联网+打私”的重要技战法。

  一次活动中,广西公安部门在办理其他案件过程中,从犯罪嫌疑人口中得到一条信息——“某村附近有人组织开辟山路直通高速公路,可能会用大货车组织运输走私卷烟。”虽然只是一条模糊线索,但由于地点较为敏感,该信息立即触发“互联网+打私”程序,为一起涉烟案件的成功告破打下了坚实基础。

  “网络战”技法还有一个特点,即以“网”打“私”、守“蛛”待“猎”。水客夹带蒙混过关是“蚂蚁搬家式”走私的重要方式之一。为打击这一行为,新疆霍尔果斯、黑龙江黑河等地烟草专卖管理部门与海关部门等加强沟通协作,充分利用各部门数据库系统,利用智能审图等科技设备和技术手段,筛选出重点时段、重点地点、重点人群、重点物品,实施精准打击,强化“水客”走私源头治理。

  “纵横笼罩大为网,首尾经纶浑是丝。”在上海,公安部与国家局共同建设的上海打击涉烟经济犯罪情报研判室已成功侦破多起烟草打假打私重大案件,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湛江,海关总署与国家局正在筹建的打击烟草走私情报中心,将于9月底全面建成,建设期间,已指挥破获了烟草走私大案。

  近年来,情报研判平台作用发挥得非常明显,一些案件都是从信息研判上首先取得突破口并最终告破。2018年,上海烟草、公安部门成功破获全国特大跨国制售假烟案,广东、福建、河南等省先后破获一批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假私烟和雪茄烟案件,都与信息研判系统的作用有很大关系。

  “未来几年,我们将着力提升专卖管理的信息化水平,努力构筑起涉烟监管的天罗地网,筑牢高质量发展的烟草专卖监管基石。”国家局专卖监督管理司司长王劲栋说。

  一是由吕宋岛(今菲律宾)传入福建,而后传到广东、江浙一带。这是最早的一条路线。二是从交州(今广东省南部、广西壮族自治区及越南中北部)一带进入广东、广西等地。三是由辽东传入,从日本到朝鲜再到辽东。

  福建漳州的月港被称作烟草传入中国的第一站。明代中后期,烟草自此地传入中国,继而北传江浙、南下广东。如今,“第一站”附近的云霄地区却是全国卷烟打假的三大重点地区之一。虽经当地政府及烟草部门持续不断强力打击,卷烟制假活动仍屡禁不止。

  同样,在广西北仑河沿线,在东北边境地区,一些情景似曾相识,历史仿佛正在轮回。卷烟——烟草这一“舶来品”的工业化产物,正沿着400多年前的大致路线重新“涌入”中国。但是,这一次它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披着“走私”的外衣,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历史与现实都反复告诫我们,卷烟制假和卷烟走私,是源于利益诱惑,影响却绝不仅限于经济层面。一些地方,卷烟制假和走私行为已经带来了严重“内伤”——“制假无害论”“走私生存论”“走私致富论”等给一些地区造成了思想意识上的混乱;卷烟制假走私往往伴随着基层组织涣散、领导干部腐败、社会风气败坏等一系列问题,严重破坏地方政治生态。更严重的是,一旦卷烟制假走私形成一种“产业”,经济的虚假繁荣将给地方经济转型带来机会成本的上升。而一个地区一旦错过其关键发展期,将长时间面临不利的发展局面。

  由于卷烟是高税产品,烟草制品非法贸易获利巨大,卷烟制假和走私行为已经成为一种世界普遍现象。只要能够获利,就会有卷烟制假;只要有国内外两个市场和贸易管制,就会有卷烟走私。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既不能过度乐观,也不能过于悲观,要正确认识和对待卷烟打假打私的长期性和艰巨性。

  当前,打击烟草制品非法贸易,就是要按照中央及国家有关要求和部署,不断巩固完善机制,始终保持高压态势,积极运用包括互联网在内的信息化技术,切实摧毁生产源头制假能力,有效切断制假原辅材料供应链,重点打击利用互联网等信息网络及物流运输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活动。相信只要朝着正确的方向,一步一个脚印,持续提升打假打私工作科学化、法治化、常态化水平,不断提高市场净化率,就一定能够切实保障国家财政收入,有效维护消费者利益。

  陈德起发送给澎湃新闻()的国家赔偿申请书显示,他请求六项赔偿共计12326217元,其中一项包括伤残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索赔最高,为一千万元。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中,陈德起控诉其在被羁押期间,遭刑讯逼供、身体遭受摧残,导致其肋骨多发骨折、上肢长骨骨折、外伤性性功能丧失等多处身体损害后果。

  旅游新华社记者 杜宇 摄这是5月16日清晨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拍摄的布罗莫火山群沙海盆地上的云海(无人机拍摄)2019-05-17

  中新网客户端9月19日电 在18日进行的亚冠1/4决赛次回合比赛中,中超独苗天津权健0:3不敌日本J联赛劲旅鹿岛鹿角,总比分0:5被淘汰出局,至此中超球队全军覆没。

  目前,涉事的几名学生情绪稳定,学习正常。几名学生的家长也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安抚工作仍在进一步进行。(记者 曹勇)